2020年中国经济的两种情绪 - 行业动态 - 澳门百乐门官方网站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» 新闻中心 » 行业动态
行业动态

2020年中国经济的两种情绪

文章来源: 界面新闻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12-06 10:19:31   点击次数: 0

  落幕即序曲,对于全球经济而言,2020年是新世纪10年代和20年代的转承之年,同样对于中国而言,2020年也是转承的关键年,不仅衔接着十三五和十四五,还是三大攻坚战的决胜年。然而,2019年中国经济运行发生的变化,正在对市场预期产生巨大冲击,我将之称为主导2020年中国经济运行的两种情绪。


第一种情绪:长期运行层面的增速下行焦虑


2019年三季度GDP 6%的增速已是年初政府工作报告预期目标区间【6%,6.5%】的下限,更是1991年以来的最低水平,尤其已低于了上世纪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的速度,显露出当前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巨大。而“十三五规划”既定的2016-2020年期间平均增速为6.5%以上,加之2016年中国经济曾实现了“L”型筑底(增速连续三个季度稳定于6.7%之后,四季度回升至6.8%),因而当经济增速持续下行,且降至6%的边缘,其信号意义就一定超过实际意义,尤其是市场因此担忧经济将长期处于下行趋势。


当然除了多年经济高速以及中高速增长的惯性之外,市场对经济下行的焦虑也并非空穴来风。例如,上世纪80年代末以来,日本经济逐渐结束了中高速增长状态,转而陷入了超过20年之久的趋势性降速,1991-2000年期间日本平均增速仅为1.3%,2001-2018期间则进一步降至0.8%,但需要强调的是,日本经济开始趋势性降速时,其人均GDP已近3万美元。目前中国人均GDP刚达1万美元,增速已从两位数的高速增长阶段降至7%左右的中高速水平,一旦出现日本那样的长期趋势性经济降速,相应陷入“中等收入陷阱”的潜在风险必然要增加。


不过,就涵盖就业和通胀等经济运行信息的GDP名义增速而言,三季度GDP名义增速为7.6%,依然高于危机初期6.5%的低点(2009年二季度)和“L”型筑底期间的6.4%低点(2015年四季度);而且十三五期间的GDP名义增速和实际增速的波幅明显收窄,反映出经济运行的稳态。反观日本经济,在长期降速趋势确立之后,其名义GDP的下降态势较实际GDP更为明显,且经济运行的波幅也未明显收窄。


另外,观察日本由中等收入水平向中等偏上水平发展期间,即人均GDP由6000美元向1万美元增长阶段,其经济增速年均降幅为0.4%,要高于相同发展阶段中国的降速水平,而且日本经济在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之后,依然保持了10年的中高速增长,1982-1991年期间日本经济平均增速为4.5%,期间其人均GDP由1万美元升至近3万美元。


因此,中国经济自2012年由高速阶段降至中高速之后,经济增速如何由“筑底”成功“筑台”,将中高速增长态势保持住,并顺利跨越过“中等收入陷阱”,始终是今后中长期内中国经济运行的核心问题。在此背景下,三大攻坚战的决胜显得至关重要,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破题显得至关重要,而这两个“至关重要”均将在2020年得到检验,届时检验结果将决定经济下行的焦虑情绪,要么应刃而消,要么进一步自我实现。


第二种情绪:短期波动层面的通货膨胀担忧


2019年以来,在猪肉价格带动下,食品价格涨幅由年初不足2%持续快速上升,截至10月末,涨幅已升至15.5%,是过去11年来的最高水平,同期CPI的整体涨幅也由年初的1.5%升至4%左右,是2012年以来的最高水平。而且按照目前的态势,预计在2020年上半年之前CPI涨幅还将进一步上行,央行在三季度货政报告中也指出“进入2020年下半年后,CPI受食品价格上涨的冲击将逐步消退”,因此当前经济增速和物价指标的“一降一升”的局面,表明经济运行的供需失衡程度仍在上升。


另外,在本轮CPI涨幅上升过程中,非食品价格涨幅并未同步上行,但需要格外注意的是,非食品中的服务价格涨幅由9月份的1.3%回升至10月份的1.4%,而在之前几轮的通胀过程中,食品价格上涨向非食品的传导,均是从服务价格开始的,而全社会的通胀预期一旦形成,原有的供需结构分析就不再有效。


另外,近年来居民消费结构持续变化,尤其是食品消费支出占比已明显下降,但至今,食品消费占居民消费的比重仍接近40%,而中国居民消费支出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也高于65%,换而言之,居民的可支配收入中用于食品消费的比例仍然高达1/4,而食品价格的持续上涨,势必会影响居民的实际购买力,加之近年来居民的名义收入增速始终低于10%,而通胀水平整体涨幅的持续扩大,还将进一步削弱居民实际收入的增长预期。如果通胀预期一旦形成,居民出于维持购买力最大化的考虑,很容易增加当期消费,进而加重通胀压力。


因此,对于2020年而言,除了长期经济下行的焦虑之外,对通胀的短期担忧将更直接地影响经济运行,相应对决策层和政策部门而言,在中长期发展规划和短期逆周期宏观调控之间的平衡难度更大,消除主导2020年经济运行的两种情绪更是当务之急。

Baidu
sogou